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政府网站超9成区县政府网站存在暗链有些打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4-05 23:32:50

超9成区县政府站存在暗链 有些打开后是色情站

作者:佚名 来源:南方周末、凤凰

看看政府站办得怎样。全国范围内的政府站普查正在进行中,被称为中国政府站的首次大考。(曹1/图)

原标题:政府站有多少僵尸

2014年8月,因高中军训冲突而成为焦点的湖南龙山县政府官被黑,黑客留言敢不敢要点脸;

2013年,安徽砀山县效能督查局站被放赌博广告;辽宁铁岭政协官点击后则直接跳转黄色站;

2008年,江西省卫生厅考试中心站数据库被攻破,黑客不但篡改资料,而且还伪造、销售假证。

还一些政府站内容始终停留在过去时,某些栏目直接开天窗,这些睡眠站、僵尸站严重影响了政府站的公信力。

这个春季,许多沉睡多年的政府站,将会被叫醒。

2015年3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文件《关于展开第一次全国政府站普查的通知》,即日起将对全国范围内的政府站展开首次普查,此举被定义为中国政府站的首次大考。

本次普查不但会对全国政府站数量进行摸底,还会进行一次前所未有的底线管理。普查设定了5项一票否决的指标,类似过去的僵尸站悬浮照片和不回复公众留言都将被关停整改。

4月25日,是第一阶段统计摸底的截止日期,政府站将交出第一份成绩单。当下,全国政府门户站正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刷新站,迎接考试。

暗链打开后是黄色站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发布政府信息公然第三方评估报告,报告指出,行政机关愈来愈重视主动公开信息,门户站已成为各级行政机关公然政府信息的第一平台。

但评估报告也指出,政府信息公然栏目建设规范化程度待提升。在政府站中,一些站内容始终停留在过去时,某些栏目直接开天窗,这些睡眠站僵尸站严重影响了政府站的公信力。

这次普查其实酝酿很久了,中国软件评测中心副主任张少彤是此次国办全国政府站普查小组中的一员。他表示,现在国家领导比较重视公众对政府形象的反馈,是此次站普查的重要背景。

近年来因为层见叠出的PS悬浮照片、僵尸站和双胞胎报导,政府站遭受友频繁吐槽。

据中国软件评测中心不完全统计,在门户站和天涯、猫扑等络论坛上,仅2014年上半年,所暴光的政府站运行保护问题超过了200个,民阅读量近10亿次,留言数量近10万条。友们把站运行保护能力和政府的管理水平、服务态度画上了等号,给政府机关的互联形象打了低分。

过去14年,中国软件评测中心每一年都会对全国近千家政府站进行评测。2014年评测报告的数据结果,与友们的吐槽遥相呼应。

在随机抽取的600家区县政府站中,超过87%的站存在3个以上栏目不更新,超过80%的站存在部份功能或页面没法使用和打开,超过90%的站存在暗链、伪链。

中国软件评测中心主任助理王友奎发现,这些暗链打开后有的是络游戏私服,更严重的打开以后就是一个色情站。

暗链能乘虚而入,岌岌可危的政府站安全状态为其提供了极大便利。

2014年,中国软件评测中心监测的九百多家政府站当中,超过93%的站存在着本级的安全漏洞,其中97%区县站有安全隐患,43%站被划入极度危险序列,30%的站被划入高度危险的序列。

近一半的站被监测到安全漏洞的数量超过30个,乃至有70家站的安全漏洞数量超过了100个。100个安全漏洞意味着略微懂络安全的人,很容易就把站黑了。事实上,已经有大量政府站有过被黑记录。

2014年8月,因高中军训冲突而成为焦点的湖南龙山县政府官被黑,黑客留言敢不敢要点脸;2013年,安徽砀山县效能督查局站被放赌博广告;辽宁铁岭政协官点击后则直接跳转黄色站;2008年,江西省卫生厅考试中心站数据库被攻破,黑客不但篡改资料,而且还捏造、销售假证。

来自中国互联协会和国家互联应急中心监测的数据显示,2013年被篡改的政府站的数量达到了2430个,占监测范围内政府站数量的4%。

每一年评测,张少彤所在的团队都会给评测过的政府站列出存在问题和整改建议,但是很多地方今年的问题,明年还是有的,逐年评测,问题愈来愈多。

上方宝剑

在朋友圈看到国办普查通知时,陕西礼泉县信息办副主任赵仲印第一个感觉就是痛快。

在礼泉县上百家机关单位中,信息办仅仅是挂靠在县政府办公室下面的事业单位,很难对其他部门起到监管作用。对此,赵仲印打趣地说道:在很多人的眼里,我们就是个修电脑的。

此次普查,让赵仲印感觉拿到了上方宝剑,现在我们把文件拿出来,把省市的要求拿出来,催促下面部门就有力度了。

3月到4月,各地区、各部门都要组织本地区、本部门的政府站开展基本情况调查摸底和填报有关信息。赵仲印清明节期间也在加班,他要求政府站各个栏目对分管栏目进行完全检查,一是看更新,二是看有没有毛病。

此次络普查的工作主要分为两部份,一个是基本信息的普查,各级政府站要于4月25日前通过全国政府站信息报送系统完成《政府站基本信息表》、《政府站栏目(系统)基本信息表》填报工作。

张少彤保守估计,此次统计的政府站数量应该会超过2十万,具体还需要等待结果。

第二部份是清规整顿工作,也是此次普查重点所在。4月25日前是摸底阶段,后面6个月都是清规整理阶段。各级政府站先自查,按全国政府站评分表自查整改。整改完上级主管要核对,看看是不是整改到位。

这次普查中,错别字也将被纳入考察范围。张少彤介绍,错别字只是一级指标严重毛病选项下的一项。严重毛病包括三个,一个是反动、色情、暴力言论,2是虚假或捏造的信息,第三个才是严重的错别字。一些站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名字和政府部门的名字写错了。比如说把领导部门的扶贫办写成扶贪办,领导小组写成领导小姐。

6月,国务院办公厅将通过系统扫描和人工复核等方式展开抽查核对,如发现有关数据信息存在严重缺失或严重错误等问题,国务院办公厅将责成有关地区和部门及时更正并在适当范围内予以通报。国务院的抽查核对,才是本次普查的重头戏,一旦中彩,对负责领导和工作人员触动将非常大,犯错的本钱相当高。

普查结束后,还有后续行动。张少彤泄漏,国办将在中国政府建立全国政府站基本信息数据库,设立面向社会的政府站普查邮箱,方便公众通过数据库查找、使用和监督政府站,并欢迎友将使用中发现的问题通过邮箱进行反应。

张少彤预计,这类监督方式将是未来政府站管理监督的重要渠道之一,通过对结果的统一要求,倒逼政府站自身的变革。

忘记后台密码了

礼泉县负责政府站管理的信息办算上两名领导一共只有八个人,真正学过计算机的只有副主任赵仲印和一名刚入职的大学毕业生。

一般而言,政府站内容更新依托于当地宣扬部门,但事实上政府站平常的工作动态由信息办在采编。县里面大小领导23十个,他们去下面调研,我们都要随着,根本忙不过来。另外,信息办还要负责其他工作,有时候,街上摄像头坏了都要找我们。

其他单位和政府站对接的人员,也是身兼数职。站建站之初,礼泉县曾组织各个单位对接人统一培训,但时间1长,人员稍有变动,工作就堕入停滞,赵仲印常常接到业务部门:忘记后台密码了。

礼泉县站运营队伍算多的。南京建邺区2013年政府信息公开年报显示,该区指定的政府信息公然专职人员只有三人,其中两人兼职。张少彤说,一些县、市站负责人名义上是在负责,其实站工作只占到他们工作内容的四五分之一。

省市一级,政府站的管理队伍相对规范。据南方周末了解,现在省级政府门户大都参照中国政府的运营模式。由当地党委机关报业团体派出团队专门负责站运营保护。

中国政府是国务院办公厅站处领导,由新华团队负责运营保护,内容方面,国办用新华社稿源或直接向中国政府供稿,稿件审核由站负责,技术由新华提供,运维则是新华社技术局。

一位中国政府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表示,总之,中国政府是国务院交给新华社的一项任务,整体依托新华社体系,没有外包。

受制于人手和技术限制,在各级政府站建设与保护过程中,服务外包是惯常做法。如站策划设计、软件开发、安全保障等,都可依托外部气力完成。攀枝花市的做法是,除与政府法定业务和工作流程相关的内容不能外包外,其他技术性工作都可通过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形式实现。

攀枝花市经信委副主任李少昆给南方周末算了一笔账,一个日访问量千人次左右的政府站,仅是实现信息呈现功能,一年下来单纯的技术运维费用大约在3万到5万。建设站更便宜,好点的1万左右,最便宜的几百块钱就能建好。

正因为许多技术业务可以外包,李少昆认为人手根本不是问题,关键还是对政府站的重视度不够。

不再政出多门

此次普查延续了2014年国办57号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政府站信息内容建设的意见》的精神,将政府站主管单位确定为各省市办公(厅)室,政府站主管单位政出多门的状态有望终结。

在张少彤记忆中,一开始政府站的主管单位都是负责信息化工作的信息委、信息办。随着站保护问题日渐突出和政府站服务功能的增加,各地站的主管部门逐渐出现分化。

过去政府站更多充当着名片功能,放这里或那里都没什么差别,攀枝花市经信委副主任李少昆说,最初的政府站缺少顶层设计和明确的功能定位。

在唯GDP论的政绩观主导下,政府站很难给各个部门带来实际上的利益,相反还会增加工作量,也很少有地方将政府站纳入绩效考评。

定位模糊的政府站在行政体系中逐渐被边缘化。国脉互联的董事长杨冰之终年为各地政府提供站咨询服务,有负责站工作的公务员向他形容政府站没有亲爹、亲妈,连后爹后妈也没有。

2014年国办57号文件首次明确了政府站的主管单位为各省市政府办公厅(室)。据东部某省办公厅信息公然处工作人员向南方周末表示,实际上年初我们已开始负责此项工作。

印象中政府站是个技术活,但李少昆认为,政府站其实主要是调和各方利益。攀枝花市委的电子政务办公室就是由市委和市政府共同管理,方便调和工作。

张少彤也赞同这样的说法,选择办公厅作为主管单位,很大缘由在于办公厅属于领导机关,调和各部门有抓手。经信委属业务部门,影响力有限。

攀枝花市政府站多年在西部地区位列前茅,李少昆认为市委办和政府办双重领导起到了关键作用,兼顾调和力度特别大,而这一切得益于攀枝花市主要领导的支持,每一年最少要对政府站的工作指示两次。

2008年12月13日,无锡市党务政务新站群开通,实现了无锡市83个党政部门电子政务站的络资源、信息资源及服务资源的整合。即便放在今天,将各个党政部门进行集约整合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一名业内人士向南方周末泄漏,当年无锡市委成立权利集中的整合建设领导小组,该站群得以成型。2009年,站群上线1年后,无锡市在中国软件评测中心的全国站排名,就由第16名极速上升至第8名,并在2010年到达第三名的位置。

终年位列地市级政府站前三名的深圳市政府站背后也有过一段类似的经历。

据南方周末报导,2006年8月7日,深圳市作为首个国家电子政务试点城市揭牌,时任市委书记李鸿忠询问我们深圳排第几,副市长回答,第36名。李鸿忠听了,指示那可不行,最少要前5名。

当时距离评估采样时间仅3个月。深圳市政府门户站突然从科技和信息局转由政府办公厅负责,政府副秘书长担任信息化办主任;办公厅四个处人员均被临时抽调,全力突击。这一年,深圳果然如愿取得第五名。

政府站建设关乎各个部门的利益,如果没有主政者的支持,常常寸步难行。中部某县信息办负责人朱晓感受深入,国家说简政放权、公布权利清单,把原来在暗箱里操作的东西搬到上去,都透明化处理,这样1些小科员的油水都没了。

几年前,该县计划在政府站上建设上政务大厅,这项工作在各个单位遭受了意料之中的阻力。由于当时的县委书记、县长对组织部长的信息化思路很认同,因此这项工作被交给了组织部长。2012年得以推动起来,完全归功于组织部长在抓此事,有人不配合工作,组织部长能摘掉他们的帽子。

去年,由于推动这项工作获得成效,这位组织部长被调往市里任职经信局副局长,这项工作也回归到政府办公厅。今年,信息办的工作人员发现再去各个单位索要业务流程图却怎样也要不上来。朱晓感叹道,不是现在的领导没能力,而是现在领导拿它没办法。

(为尊重采访者意愿,朱晓为化名)

宝宝晚上睡觉出汗
6岁儿童晚上睡觉出汗
小孩睡觉出汗

相关推荐